蓝色-薰衣草n7

攥取尽海滴
只为倒影那个倾心相许的
身影

关于下次更新时间

各位点进我博客看到这篇的小天使,在此遗憾地通知下,《生存回归》到下次更新会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下次更新时间【六月初】(六月十号左右吧)

学业繁重,不得不准备考试去了,本来想坚持码到第四章的QAQ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如果有小天使愿意等待就太好了,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希望也有小天使能喜欢它,比心。

赤松王马最原的《生存回归》(2)

*中长篇同人文,背景架空,瘟疫爆发的世界,无硝烟战争中的抗争。

*赤松王马最原为主要人物

*世界观、背景捏造较复杂,具体参见第一章

*剧情向,无特定cp,但人物暧昧互动多,cp洁癖党请注意回避

*里面所有医学相关均为瞎扯

(正文)

chapter 2   感染区的第四类物种



人与人之间必是不同的。

反映在作息时间上,便是赤松枫作为A级医师可以早晨七点半慢悠悠起床查房,他,最原终一就得六点被自己设的闹钟吵醒。

“啪!”一只手伸出来按掉了闹钟。片刻,一具人形生物从床上滚了下来。

“痛……”少年委屈地捂着脑袋。

所以说下次一定要把闹钟放近点!



——与外围区不同,这便是身为核心区S级医师的日常。





//

当清晨第一抹阳光射进核心区大楼的时候,环形回廊里早已排起了长队。

“前面的快点啦!把你的脸对准屏幕就这么难吗?”

“闭嘴啦!这次换成虹膜扫描了,我等着它建模呢!”

“卧槽还要建模吗?!什么鬼玩意?”

“好像是要每人建一个眼球模型,总之今天不到七点咱们别想打卡了!”

熙熙攘攘的医师签到处,今天也依旧吵得半死,充满了实习生无处发泄的旺盛荷尔蒙。

但是今天还有些别的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隔着中空的天井不仅能看到大楼从上到下所有楼层的回廊,还能清晰地看见所有在扶手电梯上站着的医师和患者。

“看!那些都是S级医师吗?”

“每天的晨会,老兄,我们今天打卡晚了刚好看见而已。”

“可是那谁好像朝我们这边过来了诶!”




是一个弱水般的少年。年龄看起来倒是与这些实习生相仿,气质却出众,他伫立在队伍的旁边,轻寒而锐利,像一把刚出鞘的薄刃。

“我的学生,出列。”他开了口,是略带沙哑而温柔的少年音。

“跟上我。”





//

两队人马遥遥自相反的方向走了过来。

东侧,为首的青年笑容温和,步调散漫,白大褂随意地敞开着,露出里面的便服,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风流气度。

西侧,为首的少年眉眼钟灵,瞳眸烟雾氤氲,恍如干净的江南流水,带着一股资历尚浅的新人特有的青涩气息。

一方如轻云之蔽月,一方若流风之回雪。

“天海前辈好。”

“噢,是最原君啊。”东侧为首的青年——天海兰太郎注意到对面曾是自己学生的后辈,扬起明朗的笑容并挥了挥手,“你已经有这么多实习生跟着啦,真厉害呢。”他一边说着,还歪着身子看了看最原身后队伍的长度。

“前……前辈过奖……”貌似清冷的少年却意外不经夸,很快红了脸低下头。

“哈哈,别再谦虚了,这次我们可是专程来听你报告的。”天海笑起来,一副了然的样子。他注意到最原正望向自己的身后,便解释道:“最原君没见过也不奇怪,这些都是药物研发部的同事——啊,我的确是转过去了没错,详细的之后再谈吧。”他轻巧地堵住对方即将脱口而出的询问,“不好意思啊最原君,后面这些老前辈年纪大了站不住,我们就先进去了。”

“好。”最原终一礼貌地后退两步,目送着天海兰太郎的队伍先进了会议室,自己再率领着实习生们鱼贯而入。

最原的这位导师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倒也习惯了。同为S级医师,天海很少来参加每日的例行晨会,却在今天这样突然出现,委实让最原吓了一跳——到底有多少人要来听他的报告啊……

想归想,他还是不自觉抬脚迈入了会场。

会场内,上首的S级医师们坐于长桌左右,下首坐着一群实习医师和药物研发部的同事,互为犄角之势,拱托着正在台上的主讲人。

主讲医师看起来纤细瘦弱,神态青涩内敛,不禁让人怀疑是个只要稍微凶他一下就会呜呜哭起来的雏儿。然而当他抬起头开始讲演的时候,属于最原终一的回合就开始了。

毫无疑问。

温和认真、富有条理地压制了全场。






//

其实他们只是在讨论关于最原所提出的对联合疗法的部分改进是否正确而已。

联合疗法经过无数医师实践与应用,在实际治疗中不断完善着,很多时候,连赤松枫本人也不清楚最新版本的用药剂量与注意事项。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一切事物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此谓正道。

然而,总有些人是偏离了正轨的。或是被正道所遗忘,或是主动寻求别的达到目的的方法,他们被称作邪道。

世称邪为之恶。

真是如此吗?






//

散场的时候,那些有些大腹便便的老医师,显然对这位年轻新秀的表现十分满意,纷纷围住了最原问东问西,话题也从医学一路偏到八卦与查户口,终于在最原险些祖宗十八代都要被问清之前挺着肚子走了。他抹了抹汗,默默地开始整理会场的文件,却突然发现天海正在远处抱着胸津津有味地看着,显然已经欣赏了自己一段时间的窘态。

发现最原终一的视线移向了自己,天海先行一步,笑着赔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点事情找你,没想到最原君这么受欢迎啊。”

“没关系……”

“那就好。最原君很聪明哦。”

“天海前辈是指?”

“刚才我稍微暗示了一下,就懂得有些话还不能说呢。”

最原不自觉皱起眉:“……前辈是指最后两页演讲稿?”

“没错。”天海点了点头,神情也正经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那最后两页的报告,是关于变异体的?”

“是实验体。”最原纠正道。

“……怎么,原来你也关心这新出现的问题吗?”

天海兰太郎的脸色变换得过于迅速,让最原不禁怀疑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黑脸是他幻视的缘故,总之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天海已经又恢复了一派温柔的微笑,朝最原摆了摆手:“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你先整理,我先去那边的休闲区等你。”

说完他便走了出去。








//

当最原终于走出来的时候,他看见天海正坐在休闲区的小圆桌旁等着自己。许是等得无聊,天海一手撑着脸颊望向玻璃墙外。建筑物中央,有柔和的日光通过天井洒下,照亮了整个回廊。感染区拥有着众多的通风管道,彼此相连,构成环绕整个地区的大型通风系统,保证区内时刻拥有最新鲜的外部空气。

在这样温煦的阳光中天海随意地坐着,白大褂已经脱下,常服的颜色清新自然,跟他本人的气质也很是匹配,恍若桌旁的一株绿植。

这样外形赏心悦目又随性的人,看上去是与这地方格格不入的。他更应该待在城市繁华地带当一个白领,亦或是待在有着秋千的花园里闲适地喝着下午茶。

总之万万不该是这里,这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不过,天海兰太郎的身上还隐藏着什么。不如说,最原终一强烈地感觉到,凡是独立日之前就来到感染区的医师,在不论多么平静的外表下,都隐隐透露出一种自我毁灭的倾向,一种疯狂到不惜一切的气势。

譬如赤松枫。

譬如天海兰太郎。







//

天海兰太郎的编号是SM0001。

自独立日以来,医疗条件改善,新的医师大量涌入感染区,为了方便管理,特意给了每个医师一个专属编号。

第一个字母代表医师等级,从高到低有S级,A级,B级和C级。第二个字母代表医师自身的疾病抗体,S为强抗体,M为中等抗体,W为弱抗体。最后是接触联合疗法的排位顺序,数字越大越晚加入感染区。

少有人知道的是,关于医师身上的疾病抗体,还是天海兰太郎的功劳。是他研制出了PRTS异化病毒的疫苗,虽然只能用于尚未感染的人身上,但是抗体成为了减少医师死亡率的最高武器。

他在研制出疫苗后亲自以身试法,确定获得对疾病的免疫力后进行了推广。

但疫苗并非完美,主要问题在于,注射了疫苗的人所获得的抗体强度有极大不同。有强有弱。这也影响了医师的战力分布,S级医师与强抗体医师更多地被派往前线的核心区,其他等级的医师,尤其是弱抗体医师,一般位于外围区,负责治疗已经脱离危险期的病人。

另外,是他第一个支持赤松枫的联合疗法,同时也是首先使用联合疗法的第二个人。






//

“最原君猜得没错,我的确是抛下了家里的产业跑来这里的。”

最原抿了一口天海帮他点的柚子茶,竖起耳朵倾听着。

“怎么说呢……可能的确是从小家中富裕,没什么大的事件吧,”天海略微面红,“说起来一度也算是个大少爷。所以怀着拯救世界的梦想就义无反顾地加入医师队伍了,当时觉得,在病区英勇牺牲也是件很酷的事。”

“咳。”最原勉强咽下了茶水才不至于剧烈咳嗽。

虽然他也是接受了可能会死亡的事实而留在这里,不过……

“所以前辈现在后悔了吗?”

“绝对没有。还有,不要叫我天海前辈,这样太生疏了,叫兰太郎哥哥吧。”

“……”

“哈哈,我开玩笑的。家妹总是这么称呼我。”

“……天海君。”就这样吧。

天海在笑过之后,又显露出伤感的神情:“这样说来,像我这么任性的哥哥,还真是毫不称职啊,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

……所以你现在才发现吗?

最原忍不住在内心吐槽。

然而话题很快转到了别的方面。

“其实今天找最原君,也是一种补偿吧。”天海语气柔和下来,“毕竟是赤松的委托,她一直拜托我照顾你呢。”

“天海君……受赤松桑的委托……?”

“说是这样,实际上最原君在医学方面表现出来的天赋无人可比,即使是作为前辈的我,也实在没有什么方面能特别指导你呢。所以每次赤松她问起来的时候,我都很不好意思,因为我平时真的什么也没做过。”

“所以,很抱歉,可能跟着我实习的时候根本没让你感觉受到照顾。不过,我确实一直在关注着你。”

“天海君……谢谢。”最原面红着低下脸,仍是一副不禁夸的样子。

“不用谢我,要道谢还是亲自和赤松道谢吧。”天海无所谓地笑笑,“成为S级医师就是对你的实力最大的肯定了,每个S级医师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独当一面?”

“你是新晋的S级医师,对有些情况还不了解吧。”天海用手敲了敲桌子,似乎在斟酌语言,“进入感染区的权力中心,就要有手握投票权的自觉。”

“你,知不知道白鼠计划?”






//

“……有些接触吧。怎么了?”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对面的人虽是在笑,却是一种低气压的笑容。而空气中的凝重感也来源于此。

“你是赞成还是反对?”天海突然身躯前倾,直直盯着最原一字一句道。他的脸凑得很近,注视着最原暗金色的瞳孔。

“……”

“我反对。”斩钉截铁。

“……”天海一下子靠在椅背上,似乎是失望,似乎是如释重负,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神情。

“天海君……?”

“也许我不该抱有期待的。”对面是一张苦笑的脸,“你果然是她带过来的孩子。”

“天海君,既然我们一样大的话,就不要叫我小孩子了吧?”

天海没有回应,似乎并不打算配合最原让气氛重新轻快起来。

“你反对的理由是什么?该不会也和赤松她是一样的吧?”

“这个,我不知道赤松桑反对的理由。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进行非自愿的人体实验。”

“……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天海的叹气声更明显了。他看着对面的少年,少年的眼神闪着纯粹的光芒,显然还怀着一颗未受异化的赤子之心。

最原的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联合疗法的创始人都反对,你们为什么还要……”

“为什么要有顾虑呢?”天海气势夺人地反问道。他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最原一时哑口无言。

“这里的所有人,的确都是沿着赤松所铺下的路前进的。”

“但是为什么不能做点别的尝试呢?”

“只要能攻克这个疾病,我会在所不辞。”

“赤松她没有投票权,已经不能影响什么了。重要的是能参加S级医师大会的你。”

每说一句话,天海的脸色就更黑一分,到最后已是有了几分阴森可怖的味道。

他最后抛了一个炸弹出来。

“你知道,为什么赤松枫身为联合疗法的创始人,却只能是个A级医师吗?”






//

最原终一感觉一股寒意窜上了脊背。

眼前人终于不再是一副脉脉温情的做派,显露出了他疯狂的内核。

“不是因为赤松桑体内的抗体太弱,才拉低了她的综合等级的吗?”

“她这么跟你解释的吗?”

“……你的意思是,赤松桑……在说谎吗?”

最原微微偏着头,有些震惊于自己所接收到的信息。他紧盯着天海,似乎要把他所有细微的神情都尽收眼底。

“哈哈。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随便问一下。”天海连忙摆手,又笑着补充道,“你别多心。”






//

天气突然放晴了。准确地说,是天海兰太郎身上的低气压慢慢散去。

最原目瞪口呆地看着天海的脸色开始逐渐恢复,直到风和日丽,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抱歉,最原君。之前是我太过着急了。”

“其实很多医师的想法跟你一样。可能我在这待久了,对现状失望的程度比较大,不太相信现有的一切能帮助我们走出这个地狱。”

“所以,我才转去了药物研发部,希望能借助这个计划研制出更强力的新药。只是如果要正式开始药物实验,必须要50%以上的S级医师在大会上投票通过。”

“我会努力拿出实验体在新药研制方面有巨大作用的证明的。拉人我也不会放弃。”

“……”

“这样的话,我也很抱歉,天海君。我不会同意你的计划。”最原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决,“即便天海君曾经是我的导师,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听从你的意见。我不会去做这种事。病人是无辜的。”

“没事,我会尊重你的意见。”天海依旧保持微笑,“但是关于医师方面的动员,我也不会退让。若是什么时候想通了,欢迎加入。”

“我随时恭候。”

To be continued


✔人物详解——天海兰太郎

天海兰太郎,独立日前早期医师之一,实验体白鼠计划的赞成派,不理解最原为反对派的理由,但欣赏最原的能力。

编号SM0001。渴望结束一切,大胆而富有冒险精神。

✔剧情补充

¤白鼠计划

简单来说,存在一群特殊病人——统称为实验体,基于实验体体质特殊(容易发生变异)而诞生的计划。即将实验体当成小白鼠,进行新药试验。

¤S级医师大会

感染区的最高权力机关,通过S级医师的民主投票,决定一切有关感染区的重大事宜。感染区平时由部分S级医师组成的常务委员会管理。

¤感染区的四类物种

医师,患者,变异体和实验体。

赤松王马最原的《生存回归》(1)

*中长篇同人文,背景架空,瘟疫爆发的世界,无硝烟战争中的抗争。

*赤松王马最原为主要人物

*剧情向,无特定CP,但人物暧昧互动多,CP洁癖党注意回避

*里面所有医学相关均为瞎扯


(正文)

病毒入侵,世界分为感染区与外界。

chapter 1   独立日


14号感染区。病房。

一个外表只有初一小男孩样子的少年坐在地上。一头紫发不安分地翘起来,像极了主人的性格。

面前的地板上凌乱地洒落着一堆文件:剪下来的报纸、仅供内部传阅的周刊杂志、还有一些笔记本。

少年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偶尔抬头望向电视机,那是一台老旧的电视,屏幕不甚清晰,没有信号,仅是重复播放着里面唯一一盘光碟的内容。

“大家好,我是一名来自感染区的医师,我的名字是赤松枫。”

著名的独立日演讲。

王马小吉拿起一篇有关独立日的报道。那天的外界报纸纷纷以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消息:

《改变世界的一天》

《感染区的历史转折点》

《独立日:医师们所能做到的》
……







“……我们面对过无数场战争。PRTS异化病毒的入侵,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杂音嗞嗞作响。

瘟疫爆发,疾病横行。他们正是身处这样的世界。

战争的中心便是感染区。剩下未被染指的部分,称为外界。

“……这里没有硝烟和火药,有的只是病人、医师和生存的信念。”

医师是对身处感染区工作的医生的特殊称谓,以示区别。早在医师入驻感染区之前,外界人们就挖起深沟,构筑壁垒,把所有危险的区域隔离了出去。

病毒太过凶险。






「据获悉,早期感染区的病患及医护死亡率居高不下,志愿医师往往有去无回。」

「赤松枫医师所发明的联合疗法,自推广一周以来,已取得了显著成果,早中期病患生存率大幅提高,并有效延缓了疾病恶化进程,降低了传染率。」

「同样听取了赤松枫演讲的军方表示,对在医师努力下的感染区尽快恢复正常充满信心,并宣布暂停轰炸计划。」






有关感染区与外界的关系一直尚算微妙,本来这些不幸深陷地狱的病患们早已成为正常人的弃子,被剥夺了公民身份,准备由军方实行人道毁灭。

即,将感染区夷为平地。

但有冷酷无情的黑脸便有充满大爱的红脸,由一批批医生志愿组成的队伍不断进入感染区进行救治,逼迫军方不得不暂缓实行轰炸。然而,即便是如此也无法阻止疾病的蔓延。

“世界上真有这种无私到愚蠢的人啊。”少年翻开报纸感叹道,“哪怕自己会死也要救死扶伤吗?”







“毕竟,救死扶伤可是我们医师的天职呢。”

“你们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赤松枫摆出她标志性的姿势——双手握拳,举起双臂后下沉,那架势,好似要把源源不断的活力直接输送给病人一般。

“嗯啊——!咱也觉得快好起来了呢!”可爱的小女孩随着赤松枫的动作大喊一声,开始笑起来。

“梦野桑是不可能不会好起来的!转子一直坚信这一点!”擅长合气道的少女也非常认真地答应道,“有我和赤松桑在,绝对比隔壁床那个男死好得快!”

“没错,咱要比那个王马先好起来!再去找他要回咱的帽子!”

两个人斗志昂扬的样子让赤松枫不禁苦笑:曾经在梦野秘密子隔壁床的王马小吉,大概是不会再回到这个普通病房了。

……虽然说,那家伙的确在转移病房之前信誓旦旦地表示他还会回来,并顺带捎走了梦野的魔术帽。

……这样也好吧。要是王马小吉继续待在这个病房,难保护友心切的茶柱转子不会违背医师准则对他大打出手。

与赤松不同,茶柱专门为了照顾她的朋友而申请成为医师,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后上岗,是地位较低的C级医师,只需要专门照顾好一位病人,不允许参与任何手术。

而赤松枫目前手上的病人,包括梦野秘密子在内,均脱离了危险期并转移到外围区进行治疗,而她也暂时清闲下来。







「外界为感染区不断提供物资的行动激怒了一部分纳税人,他们声称把钱财投入这种看不见希望的地方,还不如扔进水里。」

独立日前的感染区,往往被描绘成黑暗的中世纪。

——直到联合疗法的出现。








“……我相信大家。相信我们可以做到。联合疗法的出现,是所有感染区的独立日。”

赤松枫在确定联合疗法有效后迅速向外界发表了演讲,成功压制住沸腾的民怨,从而奠定了医师在感染区的地位,本人也因此名声大噪。

而那天也被称为独立日。










「从此,全体医师与外界达成协议,由医师全权控制感染区,外界提供必要物资并延迟轰炸行动,直到医师宣布感染得到控制或者彻底失控请求摧毁为止,外界不得插手干预。」

尽管没人愿意落到如此地步,但感染区的确成为了法外之地,医师,至少在目前看来,是这里的绝对主宰。

——这里是医师的王国。








赤松枫今天也像国王一样巡视着自己的子民。俗称查房。

在看望完梦野秘密子后,她转身朝着远离住院区的地方走去。那里是一些还未启用的成排的空房间和档案室,随时准备在日后被当成新的病房或手术室使用。

在那里正住着一个人。








还有一些在意的东西……王马的笔尖转得飞快。他迅速将剪下来的一些报刊标题按时间顺序排列起来。

《医师代表赤松枫与政府签订感染区保护公约》

《感染区功能规划:核心区与外围区分化》

《医师等级制度推行》

《第一届S级医师会议召开》

《新增带有攻击性病例——新疗法的副作用》

《特异病例症状不一》

《难以控制的变异症状》

《新医师招聘》

《记感染区多区技术交流大会》
……

明明有副作用却只有三篇报道吗?

有趣。

这个带床位的废旧档案室还真是藏着了不得的信息啊。无论是想让外界看到的,还是不想让外界知道的。








电视机里的演讲也即将接近尾声,站在台上,高高举起紧握的拳头的演讲人,喊出了那句,足以在日后被称为病毒感染区精神象征的口号——

“生存回归!”

随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也差不多了。王马小吉看了眼屏幕里的金发女人,并对上她的视线。

那是双无所畏惧的眼睛。目光如炬。

他关掉了电视。






今天去得晚了。她想,不知道他有没有起床。







整理物品。夹好笔记,收拾纸片。

“哒哒哒……”

放进纸箱,合上盖子,扔进床底。

“咔嗒——”

门被打开,赤松枫看见她的小病人今天也乖巧地坐在床上微笑着。

“我不认识赤松酱后面那位医师诶。”

“诶?!”赤松枫慌忙转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尼嘻嘻,骗你的啦。”



To be continued




✔关于医师编号:

编号格式为AAxxxx,第一个字母表示综合排定的医师等级,由强到弱分为S级,A级,B级和C级。第二个字母为医师的病毒抗体强度,S代表强抗体医师,M中等抗体水平,W弱抗体医师。最后数字代表初次使用联合疗法治疗病患的排位顺序,数字越大一般越晚加入感染区。


✔人物介绍

¤主要人物

「赤松枫」,独立日前早期医师之一,编号AW0000。

「最原终一」,前病患,主治医师赤松枫,
                           现医师,编号SS3506。

「王马小吉」,一号实验体。

¤其他角色

天海兰太郎,独立日前早期医师之一,编号SM0001。

春川魔姬,医师,编号BS2888。

茶柱转子 ,医师,编号CM7633。

入间美兔,第十七号实验体。

梦野秘密子,病患。

百田解斗,病患。

(最原在第2章出场)